扫描二维码
下载 《财界新闻》APP
扫描二维码
下载 《今日财界》APP
展望伊朗总统鲁哈尼第二任的内外政策
来源:《当代世界》2017年第7期 2017-07-28 07:00:48
  5月19日,在伊朗第十二届总统选举中,现任总统鲁哈尼以57%的高票,击败保守派竞争对手莱西成功连任。此次总统选举被普遍视为伊朗温和改革派与保守强硬派两大阵营的对决,经过双方激烈的角逐,伊朗民众最终还是选择了给现任总统鲁哈尼第二次兑现竞选承诺的机会。对外,由于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对伊朗持强硬政策,鲁哈尼在第二任期内将会面临更趋复杂的国际环境,以及日趋严重的地区反恐和安全局势。对内,鲁哈尼也将面临大力发展经济,提高民众生活水平,改善伊朗社会环境的巨大挑战。此外,鲁哈尼在努力兑现竞选承诺的同时,能否处理好与保守强硬派的关系,是其防止陷入“第二任咒语”的关键。

  伊朗民众选择了温和派

  在过去四年里,鲁哈尼政府在外交和经济领域里取得了明显成果。在对外关系方面,伊朗经过艰苦的谈判与“国际六方”达成了“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以下简称全面协议),导致美国、欧盟和联合国解除了对伊朗与核问题有关的制裁,从而大大地改善了伊朗的国际和安全环境;在经济领域,根据伊朗国家统计中心最新报告显示,伊朗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的年度经济增长为8.3%[1],通货膨胀率在20年内首次降到了个位数;石油生产和出口恢复到了制裁前的水平。再加上伊朗现任总统都有顺利连任的惯例(在之前伊朗总统都无一例外取得连任),因此,人们早些时候普遍认为,鲁哈尼总统在今年总统选举中获得连任几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但随着大选的临近,出现了与以往大选明显不同的情况,这就是此次大选不仅是伊朗政治生活中温和与改革派和保守与强硬派两大阵营的对决,更是温和派代表、现任总统鲁哈尼与保守派代表莱西两人的决战,双方铆足干劲,竞选异常激烈。鲁哈尼在竞选中虽保持一定的优势,但已远非之前判断的那样能稳操胜券。出现这些情况主要有三个原因。

  首先,保守派势力吸取2013年大选失利的教训,提前为这次大选精心策划,整合力量。为防止保守派候选人在竞选期间各自为战,甚至相互拆台,避免票源分散的情况再次发生,早在今年年初,保守派便协调、统一内部力量,成立了由伊朗主要保守强硬势力组成的“伊朗革命力量阵线”。经过内部协商,并最后通过投票确立了伊卜莱西姆?莱西作为保守派竞选总统的候选人。近期,在伊朗政坛中,前检察长莱西被视为伊朗政治新星。有消息称,他与伊朗革命卫队关系密切,深得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信任,并将可能成为哈梅内伊的接班人。莱西整合了伊朗保守和强硬派力量,与鲁哈尼形成了两大派别的对决。

  第二,保守派抓住鲁哈尼的“软肋”穷追猛打。经济问题,尤其是民生问题是双方竞选和相互攻击的主要议题。鲁哈尼政府在前期对通过达成全面协议促进经济发展过于乐观,然而普通平民百姓并没有切实地感受到解除制裁给他们带来真正的实惠。期盼与现实的落差造成伊朗有相当大部分民众对鲁哈尼执政不满。在竞选中,莱西与保守派利用鲁哈尼这个“软肋”,选择抓住伊朗平民百姓最关心的问题,向鲁哈尼发难,指责鲁哈尼政府“仅仅为4%的富人服务”。莱西指责鲁哈尼执政四年来,伊朗的穷人比例从四年前的23%增加到了33%,强烈质疑鲁哈尼政府的执政水平。与此同时,莱西还向民众承诺,如当选后,将解决伊朗年轻人的就业问题,每月向低收入家庭大幅增加政府财金补助。莱西的竞选策略使其的支持率迅速攀升,紧紧跟在鲁哈尼之后。

  最后,哈梅内伊在竞选期间对鲁哈尼的态度耐人寻味。哈梅内伊虽多次表示,他对所有的总统候选人没有偏爱,一视同仁,但他在竞选期间罕见地多次批评鲁哈尼政府,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似乎是他更偏向莱西。在伊朗新年贺词中,哈梅内伊公开表示对伊朗目前的经济状况不满,认为政府的工作没有达到人民和他的期待。他还批评鲁哈尼政府高估与西方接触的政策在维护伊朗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他明确表示,是伊朗人民而不是全面协议遏制了美国可能对伊朗的军事侵略行动;批评政府就美国对伊朗的敌视政策没有保持足够的警惕。尽管哈梅内伊在竞选期间从未公开支持莱西,但伊朗亲鲁哈尼的媒体认为,莱西和哈梅内伊在意识形态上是一致的。

  对于保守派来势凶猛的攻击和日趋复杂的选情,鲁哈尼选择更直接、更猛烈的反击策略,多次被认为已触碰到了伊朗政治的“红线”。针对莱西长期在司法部门工作的背景,鲁哈尼直接呼吁伊朗民众不要选那些专门“处决和关押犯人”的候选人[2];讥讽“剪断(别人)舌头和缝(别人)嘴”的保守强硬派不要妄论“言论自由”。伊朗人民要通过这次选举向那些实施“暴力和极端主义”宣布,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为了吸引更多的选票,尤其是年轻人和妇女,鲁哈尼表示,“自由是伊朗人民最重要的问题”,他已下令不允许“干预人们的私生活”,而这次他们的选票将决定伊朗今后是一个更自由开放的社会,还是让这个国家陷入更专制[3]。大选的结果反映出伊朗人民更加向往民主自由和稳定发展。鲁哈尼在胜选后表示,伊朗人民用选票选择了一条与世界接触的道路。

  面临更复杂的国际环境

  鲁哈尼的连任确保了伊朗对外政策的连续性,将会继续执行“与世界保持积极互动”的总体外交指导方针,但鲁哈尼将会面临更加严峻和复杂的国际尤其是地区安全环境,其中最大的挑战来自于美国特朗普政府采取对伊朗的敌视强硬政策。在第一任期间,鲁哈尼面对的奥巴马政府对伊朗政策是:准备与伊朗保持接触,就伊朗核问题达成协议,缓解与伊朗紧张对峙关系。经过努力,双方达成全面协议,美国与国际社会解除了与核相关的制裁措施,伊美紧张对峙关系得到了一定改善。而在第二任期,鲁哈尼面对的将是对伊朗极度仇视的特朗普政府。自特朗普执政后,伊美关系再次迅速陷入了不断恶化的恶性循环中。特朗普政府指责伊朗是最大的“支持恐怖主义国家”,是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最大威胁,不断推动对伊朗实施新的制裁措施。前不久,特朗普在访问沙特期间,与沙特等国共同推动组成“反恐大联盟”,实际上被指是鼓励沙特等国组建由美国领导的、有地区逊尼派国家参加的、针对伊朗的新的地区“反伊(朗)大联盟”。特朗普的中东之行无疑进一步加剧了伊美紧张对峙关系。

  在对待特朗普政府问题上,伊朗方面包括鲁哈尼政府的一致看法是,不对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伊美紧张关系出现任何松动抱有希望,但在具体应对特朗普政府强硬敌视伊朗的策略上还是有细微差别的。伊朗保守派认为,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对伊朗强硬激烈的言辞,除了仇视伊朗的因素外,还有商人惯用的虚张声势,恐吓的伎俩。在这种情况下,伊朗任何的退让都会被对手视为是软弱和害怕,将会引发美国的进一步行动。因此,伊朗必须从一开始就针锋相对,绝不能示弱。为此,伊朗在特朗普执政之初就开始发射弹道导弹,在波斯湾地区采取向美国海军示威等强硬回应措施。而鲁哈尼政府同意强硬回应,但强调由于特朗普政策的“无理、无序性”,伊朗没有必要主动“招惹”特朗普。鲁哈尼政府认为,特朗普政府对全面协议的具体政策将是伊美紧张关系是否会从在政治上的敌视和对峙转为军事冲突的重要标志。因此,在鲁哈尼的第二任期内,伊朗将会继续密切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合作,严格履行伊朗对该协议的义务,不给特朗普撕毁该协议的任何“合理”借口。只要有全面协议托底,伊美间就难以发生军事对峙或军事冲突的可能。

  在伊拉克战争后,伊朗等什叶派的势力在地区迅速上升,引起了地区逊尼派尤其是海湾国家不安。因此,在与“国际六方”达成全面协议后,伊朗外交重点曾一度转向了改善与地区国家的关系。为此,伊朗外长扎里夫曾两次出访地区国家,与科威特和卡塔尔就双方共同维护地区稳定和反恐进行了磋商。但因伊朗与沙特在地区争夺主导权的竞争越演越烈,伊朗与地区国家改善关系的成果不明显。目前,在特朗普的强势支持下,沙特等国与伊朗在地区的争夺越来越呈现出白热化态势,双方的关系已完全陷入了“零和”博弈;另外,伊朗与诸多地区国家在解决叙利亚、也门和伊拉克等动乱国家问题上有着重大的利益分歧,使伊朗在短期内与沙特等地区国家大幅修复关系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伊朗今后可能更多的是在发展与一些传统友好,或双方有重大利益关联国家关系的同时,挫败沙特试图组建“反伊(朗)大联盟”的企图。而目前,沙特等国与卡塔尔的断交风波正好给了伊朗一个“良机”。

  在鲁哈尼政府第二任期内,欧盟国家将会是伊朗外交工作的重点。欧盟对伊朗的重要性有以下几点。首先,在全面协议问题上,欧盟外交和安全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多次明确反对特朗普撕毁全面协议和重新对伊朗核问题进行谈判的威胁。只要欧盟和中国、俄罗斯坚持该协议,即便特朗普真的退出,重新对伊朗进行制裁,那么届时美国面对的不仅仅是伊朗,而是整个国际社会。第二,欧盟是制衡美国的重要力量。出于自身安全考虑,欧盟重视伊朗在地区安全尤其是反恐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愿意与伊朗在稳定地区局势方面与伊朗合作。对伊朗来说,加强与欧洲国家的关系可减缓美国对伊朗的压力。最后,欧洲国家是伊朗的重要贸易伙伴。根据欧盟统计署今年2月公布的统计,对伊朗解除制裁后,伊朗对欧盟的出口增长300%。欧盟国家看好伊朗潜在的巨大市场,德国和法国等国的一些大公司计划加大对伊朗的投资,抢占伊朗市场。欧盟国家对伊朗的投资将会为伊经济建设注入新的动力。

  加强与俄罗斯的关系对伊朗是至关重要的。目前,伊俄已是准军事同盟的关系,两国不仅在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打击地区恐怖主义有着重要的战略利益,同时两国还在一些重大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有着广泛共同利益,俄罗斯还是伊朗一些先进武器的供应国,这对伊朗增加抵御外来入侵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目前,两国在经济、核能和能源领域展开广泛的合作。不过,伊朗对特朗普与俄罗斯可能在牺牲伊朗利益的前提下,就叙利亚危机达成某种“交易”保持高度警觉。在今后,鲁哈尼政府还会进一步发展与亚洲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尤其是与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伊朗积极支持和参与“一带一路”倡议,两国正在努力将双方的发展战略在“一带一路”的大框架下对接。

  避免陷入“第二任”咒语

  伊朗国内政治无疑是鲁哈尼执政的基础。发展经济、解决就业问题是鲁哈尼政府在第二任期内面临的迫切任务和最优先的议题。失业问题不仅是鲁哈尼在竞选中屡屡遭到对手攻击的主要议题,也是哈梅内伊对现政府不满的主要问题之一。哈梅内伊3月份曾表示,政府的政策导致物价飞涨、失业率上升和社会不公加剧。据相关统计,伊朗目前失业率一直在30%高位徘徊,在年轻人和妇女人群中失业的比例还会更高。在伊朗,85%的就业机会主要是由私人企业部门创造的,私人企业发展将成为伊朗今后创造就业机会的主要动力,因此,鲁哈尼在竞选中强调“放权于民”,让民间资本主动运作起来,带动社会经济发展。在鲁哈尼政府制定的今后四年全面“发展经济政策”规划中,大力推动私有化进程,加大发展私人企业是该规划的一个重要内容。

  解决就业问题还需要经济保持较快的发展增速,伊朗经济学家估算,伊朗经济只有保持不低于6%的增速,才能每年消化大约100万新增加的劳动力大军。伊朗目前的工业包括能源工业,其基础设施普遍老化陈旧,严重阻碍伊朗的现代化发展,但伊朗缺乏巨额资金和现代化技术对陈旧的基础设施进行更新换代。解除制裁后,为伊朗扩大对外合作,进行招商引资创造了有利条件。但吸引外资需要对伊朗相关法律和规章制度进行必要的改革,改善投资环境,在这些方面,鲁哈尼将会面临保守强硬派的巨大阻碍。

  目前,在伊朗政坛,在如何选择适合伊朗国情的发展战略问题上存在不同意见。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坚持主张,伊朗经济发展战略应是“抵抗经济”发展战略,换句话说就是“自力更生”,从而提高伊朗经济免受国际局势变化影响的能力;在大选前,哈梅内伊更是明确要求新一届总统,“候选人应该承诺,将依靠民族力量、国内力量解决经济问题……而不是指望外国”。而鲁哈尼政府认为,“抵抗经济”的优势是使伊朗完全依靠自己,不受外来的影响,但它毕竟是伊朗在遭受国际制裁特殊背景下的经济发展战略,带有“自我封闭”性,不适宜当前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而伊朗也需要利用外资来解决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很显然二人在发展理念上存在着分歧。但考虑到最高领袖的权威,鲁哈尼很可能会采取“两者并举”,在“抵抗经济”大框架内,采取对外开放的经济发展战略。

  在伊朗政治生活中,现任总统虽有顺利连任的“惯例”,但也有总统在第二任期内成为“跛脚鸭”的“咒语”。在鲁哈尼之前的哈塔米总统和内贾德总统都没有逃脱“咒语”的困扰。鲁哈尼和国内保守派由于执政理念的不同,在对外交往和经济发展等几乎所有领域都存在分歧。伊朗保守派控制了包括司法系统在内的很多权力机构,尤其是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政治、社会和经济领域都有巨大的影响力,而鲁哈尼在竞选中公开指责包括革命卫队在内的伊朗保守强硬势力,其结果势必加剧了双方的紧张关系。更加糟糕的是,革命卫队不仅直接控制着许多伊朗大型企业,而且还持股监控,因此伊朗革命卫队目前是美国对伊朗制裁的主要对象之一。而为了减少外国投资者在伊朗投资可能遭到美国制裁的担忧,鲁哈尼政府刻意减少革命卫队对一些企业和部门的控制权和股份,从而会触动和损害革命卫队的切身利益,加深他们对鲁哈尼政府的不满。

  另外,鲁哈尼在竞选中向民众承诺将扩大伊朗的民主进程,承诺将不干预他们的私人生活,将会给妇女更多参与政治权利和社会生活及就业的机会,公开指责伊朗强力机构对民众言论的干预和侵犯人权的行为。这在相当程度上会引起伊朗保守强硬派对鲁哈尼触碰伊朗政治体制“底线”的担心,会加剧伊朗保守强硬派对鲁哈尼政策的抵制和阻挠。因此,在第二任期内,如何处理与伊朗保守强硬派的关系,是关系到鲁哈尼能否“善始善终”,打破连任总统成为“跛脚鸭”困境的关键。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中东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李国富)

  [1]根据伊朗《金融论坛报》2017年5月31日报道;世界银行报告显示,2016年伊朗经济增速为6.4%。

  [2]http://www.payvand.com/news/17/may/1055.html

  [3]http://www.payvand.com/news/17/may/1005.html
  • 标签:
  • 伊朗
责任编辑: 杨燕艳 IZ111
发表评论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