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公投脱欧下政党政治格局的新变化

来源: 《当代世界》2017年第2期2017-04-09 08:24:23
  英国全民公投选择退出欧盟,引发政坛强烈“地震”,给英国政治格局、政党政治甚至民主体制带来了一系列影响和改变。进入脱欧轨道上的英国政坛“右强左弱”态势进一步加强,社会阶级对立加剧,民粹主义大行其道,传统政党不得民心,尽显疲态,民主体制遭遇困境。如何应对新形式变化,“寻锚”定位,保持政党吸引力将是英各政党面临的普遍挑战。

  2016年6月,英国脱欧这一出人意料的结果给英政坛带来强烈冲击,政府更迭,主要政党先后经历了一段内部动荡调整期。震荡过后,英政坛逐渐趋于稳定,但看似平静的表面下依然暗流涌动。公投脱欧引发政坛动荡背后反映出英社情民意、政治思潮、民主体制等方面出现重大变化。这一政坛“分水岭”事件将对英政治格局、政党政治甚至民主体制产生深远影响。

  保守党、工党经历内部调整后渐趋稳定,苏格兰民族党、

  英国独立党趁势而上

  一、保守党换帅,“新官上任三把火”,逐渐掌控局势

  2016年6月23日公投脱欧结果揭晓后,时任首相、保守党领袖卡梅伦旋即宣布引咎辞职。保守党随后拉开领袖竞选序幕。虽然最初有六名候选人跃跃欲试,但在一场悄无声息的明争暗斗后,时任内政大臣特蕾莎·梅脱颖而出,作为唯一候选人自动当选保守党领袖并于7月13日出任新首相。作为长期征战在英政坛的元老级人物和“留欧派”一员,梅上台后打出三张牌,逐渐稳住阵脚。首先,“辞旧迎新”,组建平衡内阁。她清除卡梅伦内阁财政大臣奥斯本、司法大臣戈夫等“前朝元老”,出人意料任命党内“疑欧派”代表约翰逊、戴维斯、福克斯等人出任与脱欧事务密切相关的内阁职务,维护党内团结。其次,“挥别过去”,推行“新中间路线”。特蕾莎·梅表示,公投暴露了民众对现实的不满,今后将把施政重点从卡梅伦时代的经济先行转向促进社会公正,更加重视满足中下层民众的诉求,建设“为所有人服务的国家”。第三,“拨开迷雾”,明确脱欧时间表和原则立场。梅在多个场合表示,“脱欧就是脱欧”,必须“成功脱欧”,化解党内强硬“疑欧派”疑虑。她利用保守党年会及时公布脱欧时间表及思路,并适度妥协,推动其他政党认可该时间表,掌控了脱欧议程主导权。上述举措产生积极作用,梅较快平息了党内纷争,站稳了脚步。9月民调显示,59%的英民众认为公投脱欧后,英仍走在正确的轨道上,67%的民众认可梅执政能力。

  二、工党“倒科”失败,权力斗争暂告段落,但党内裂痕难弥合

  2015年工党激进左翼代表人物科尔宾当选该党领袖后,一直与党内“温和派”龃龉不断。公投脱欧激化了双方矛盾。由于公投结果显示很多处于社会中下层的工党传统选区民众违背该党留欧立场,投票支持脱欧,多名工党议员公开批评科尔宾在公投造势期间“三心二意”,缺乏领导力。20余名工党影阁成员相继辞职,工党议会党团以176票赞成、40票反对的绝对优势通过了针对科尔宾的不信任案,要求其下台。但科尔宾拒绝辞职,双方陷入僵局。随后工党被迫举行第二次领袖选举,然而科以61.8%的得票率再次当选,甚至超过2015年当选时59.5%的得票率。科再次当选后呼吁党内各派捐弃前嫌,团结前进,党内“温和派”也表示暂不会“另起炉灶”,“已经到了团结的时候”,内部斗争暂时告一段落。但是,科尔宾带有激进左翼色彩的政策主张始终难以得到党内其他派系的认可,党内关于工党将往哪里去的理念之争和道路之争始终是潜在的不稳定因素,随时可能导致刚刚结疤的创伤再次被揭开。

  三、苏格兰民族党稳守基本盘,并借公投脱欧之机“浑水摸鱼”,将“苏独”公投再次提上议事日程

  2016年5月,苏格兰民族党连续三次赢得苏格兰地方议会选举,获得全部129席中的63席,再次组建政府,稳稳掌控苏格兰政局的主导权。苏格兰各派政治力量和三分之二民意都希望英国留在欧盟,而公投却否决了留欧选项,在苏引发强烈反应。出于顺应民意考虑,苏格兰民族党立即亮明立场,称将穷尽各种政治选项保留苏格兰在欧盟的地位,并加紧与欧方联系,探寻苏单方面留欧或者获得“特殊待遇”的可能性。与此同时,苏格兰民族党借机推进“苏独”进程。该党前领袖萨蒙德对此直言不讳,称“英格兰的困难就是苏格兰的机会”。该党以公投结果违背苏格兰民意为由,宣布出台二次“苏独”公投议案,征求社会各方意见,不遗余力推进“苏独”相关法律准备。此举可谓“一石二鸟”,一来给苏格兰民族党核心支持者吃下“定心丸”,让他们相信民族党从未放弃从政目标,巩固执政根基;二来给英政府形成巨大压力,为今后从中央政府争取更大权力下放投棋布子。苏格兰民族党还抓住工党内讧的乱局企图“上位”,向下院议长提请取代工党成为议会正式反对党,极力搅动政局。

  四、独立党易主,重新“寻锚”定位,力争更大作为

  英国独立党从成立之初就把英国退出欧盟作为核心诉求和奋斗目标,是公投造势期间最激进、最活跃的脱欧派领军者,赚足了眼球。公投脱欧后,独立党领袖法拉吉声称,自己的政治生涯已经达到顶峰,决定辞去领袖职务。法拉吉急流勇退,独立党“完成历史使命”,一时间迷失前进方向。新领袖选举状况频出。首轮选举产生的新领袖戴安娜·詹姆斯上任仅18天就宣布辞职,自称威望不够,难以领导独立党实现变革;第二轮选举时,候选人之一斯蒂芬·沃尔夫因与同事冲撞丑闻退选,并称没有法拉吉的独立党将是脱缰的野马。几经周折,原副领袖纳托尔出任新领袖。纳审时度势,调整独立党目标,提出该党今后要为在公投中选择脱欧的民众代言,争取脱欧派民众选票,带领独立党进军英主流政坛。

  英公投脫欧导致政坛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反映英社会思潮、政党政治、代议制民主正在发生深刻演变

  一、英政坛“右强左弱”态势进一步加强

  虽然公投脱欧对各党均造成巨大冲击,但右翼执政党保守党从维护执政地位的大局出发,较快统一了思想,结束了权力“真空期”,特蕾莎·梅的系列新政也较好弥合了党内分歧,凝聚了各阶层支持。她“脱欧就是脱欧”的承诺,更使得卡梅伦时期流失掉的强硬脱欧派选民再次回归保守党大本营。保守党支持率明显上升,维持在40%以上,甚至一度高达46%,超过反对党工党近20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工党持续走弱。科尔宾带领工党向左急转,虽然党员人数有所增加,但在选民眼中变得日益偏激狭隘、内讧不断、治理无方,在温和的中间阶层中支持率下降。12月举行的里士满帕克选区补选中,工党得票率从12.3%锐减至3.7%说明了这一点。此外,由于独立党、自民党都把支持留欧的左翼选民当作争夺对象,工党传统票仓选票可能进一步被瓜分。

  二、英社会阶级对立加剧,民粹主义大行其道

  公投脱欧结果出人意料,原因之一是英精英阶层想当然地认为脱欧利大于弊,英民众不会做出不理智的选择。公投结果给了精英阶层一记响亮的耳光,揭示了精英与草根之间的巨大差异和严重对立。精英阶层得益于全球化条件下资本、人员、技术的自由流动,占有的财富越来越多,是全球化名至实归的受益者。然而,中下层民众却面临着就业机会减少、福利待遇降低、生活压力加大等困境,是全球化进程中的失意者。两个阶层的差距和对立随着全球化加速发展日益扩大,最终通过公投暴露出来。中下层民众用选票发出呼喊,表达了强烈的反移民、反体制和反精英情绪。草根阶层怨声载道,却找不到代言人,也为民粹主义盛行提供了土壤。民粹主义提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却善于迎合民意,煽动情绪。此次公投造势期间,独立党极尽能事在基层宣传造势,将移民问题妖魔化,把复杂难解的社会问题统统归咎于移民,赢得了社会弱势群体的普遍共鸣,为凝聚脱欧民意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传统政党政治不得民心,尽显疲态,脱欧公投事件凸显英政党政治积弊

  首先,政客把个人利益、政党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前。卡梅伦发动公投的最初考虑是安抚党内躁动的右翼疑欧势力,希望用民主授权解决党内政治分歧,不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连保守党资深议员都曾暗示公投是一场政治豪赌。公投脱欧后,政客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及时“止损”,而是纵身投入到权力斗争的“游戏”中,甚至不惜上演背后“捅刀子”、出尔反尔、联合逼宫等“纸牌屋”桥段,各顾各的政治前途。其次,传统政党主导政治议程的能力下降。政治精英把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决策轻率地交民众来做,反映出政治精英缺乏政治担当。在公投造势期间,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面对独立党代表的民粹势力猛攻尽显疲态,无力引导和影响民意,只能被民意牵着鼻子走。民众对传统政党政治和政治精英感到厌倦,对主流政党忠诚度明显下降。数据显示,1951年保守党和工党能得到96.8%的选票,2015年两党加起来只能得到67.3%的选票。

  四、直接民主和代议制民主双双遭遇困境

  脱欧公投投射出“一人一票”民主制度的失灵。28%的民众未参与投票,其中青年人弃投率超过50%。48%的留欧民意被52%的脱欧民意粗暴否决,连英国人自己也在质疑:一部分人的民意能否代表所有人的民意?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工党领袖选举中。由于工党领袖选举废除了选举人团制度,引入“一人一票”,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参选只是为了增加候选人多样性的“老左派”科尔宾出人意料摘得桂冠。这种直接选举表面上扩大了党内民主,但在反体制、反精英情绪弥漫的大环境下所产生的工党领袖未必能够得到党内各方面的认同。脱欧公投也暴露出代议制民主的脆弱。百万民众对公投结果后悔,在议会网站上请愿重新投票,但是议会却无权对公投结果进行复核。议会和政府關于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主导权的争议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代议制民主权威的下降。

  放眼2017年,

  英“右强左弱”态势将延续

  英国媒体预测,工党难以对保守党构成威胁,保守党将长期执政。《经济学人》杂志甚至认为,英国将进入“一党制时代”。但是,随着脱欧谈判正式启动,脱欧方案逐渐明晰,保守党将面临一次重大执政考验。如果脱欧方案不能平衡兼顾各方诉求,保守党内分歧可能再度浮出水面,当前凝聚在脱欧大旗下的不同利益群体也可能因为诉求得不到满足而选择背弃保守党。

  此外,英国各大政党也面临着新的考验。随着时代发展,英国社会已不能简单地根据经济状况划分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人们的受教育程度给阶级分野打上文化烙印。英国广播公司2013年一项研究认为,英国社会分为七个阶层,劳工阶层又可以细分为“新型富裕工人”、“技术中产者”、“新型服务业从业者”等新类别。阶级分野细化决定了人们在政治上不再是“非右即左”,他们对传统政党的忠诚度下降。反倒是那些以单一议题为政治主张的政党更容易一呼百应,得到认可。如何应对新形势变化,“寻锚”定位、保持政党吸引力将是各政党面临的普遍挑战。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美大局)

(作者:王薇)

责任编辑: 杨燕艳 IZ111
  • 拿起手机 扫一扫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博

  •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信

    获得更多深度财经资讯

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非财界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千股吧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基金岛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社区热贴
  • 热门主题
  • 热门回复

财界网广告服务中心

广告热线:400-898-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