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
下载 《财界新闻》APP
扫描二维码
下载 《今日财界》APP
离岸空头仓位轻 6.9做空人民币成“危险游戏”
来源:第一财经 2018-10-29 08:42:51
  上周五(10月26日),离岸、在岸人民币分别一度触及6.97、6.96关口。当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局长潘功胜喊话人民币空头,称“几年前交过手,应该都记忆犹新”,旋即在岸、离岸人民币暴涨近200点,收复全部失地。

  尽管“喊话”再现,但如今“大空头”的胆量和仓位都早已不比2015、2016年的鼎盛时期。

  部分贬值仍缘于市场供求情况。虽然无法查证做空人民币的对冲基金等机构的具体仓位,但根据近期对离岸银行和相关机构的采访,从今年6月开始(人民币单月贬值接近4%)做空动能的确攀升,但仓位仍然非常克制,多数机构在6.75左右纷纷开始平仓,当美元/人民币来到6.9附近时,即使对人民币仍有贬值预期,但敢单边下注的机构微乎其微,更有对冲基金表示,已开始通过港交所的CNH(离岸人民币)期货适度做多人民币。

  某离岸外资行外汇交易主管罗毅(化名)表示,2015、2016年“大空头”要比现在多得多,至少有4到5倍,但最终皆因央行的介入而被打爆。“例如有一家美国纽约著名对冲基金专门做空人民币,主要交易人民币看空期权,体量高达几十亿美元。这绝对不是个案,但其实2016年、2017年它们在做空人民币方面都栽了大跟头,现在到了6.9根本没有大仓位做空的胆量。”

  “可以说,今年人民币空头、多头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分析师周浩表示。

  近几年,央行支持加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干预程度大大减少,更有多位学者发文呼吁应弱化对“7”的关注,但面临如今的内、外部环境,更有观点认为,维稳人民币预期仍然是近期的第一优先考量,“人民币贬值的弊端可能大于能够想象得到的益处。”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表示。当然,汇率从来是相对的,没有一直贬值的人民币,也没有一直升值的美元,未来美元、欧元的变化仍是值得关注的变量。

  市场暂陷6.9区间波动

  截至10月26日午盘,人民币处于弱势交易,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一度触及6.96和6.97的几年来最弱水平。最终,美元/人民币收报6.9435,美元/离岸人民币收报6.9564。

  “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我们有基础、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潘功胜表示。

  “离岸人民币出现反弹,但并未出现8月时近千点的大幅逆转幅度(当时央行宣布重启逆周期因子、对远期购汇征20%准备金),一方面是央行仍是‘口头干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近期的贬值主要还是源自市场供求(个人、企业购汇),而不是来自太大的投机做空盘,因此也不会出现太大的空头平仓。”罗毅表示。

  “考虑到央行的表态,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会在6.9上下波动。”他提及,在美元/人民币触及6.8以后,汇率都处于缓慢上移的态势,可见市场谨慎交易的态度。

  之所以近期人民币走势偏弱,这与市场供需、外部波动息息相关。

  下半年开始,多位中资行金融市场部人士都反馈,购汇的压力仍然偏大。10月18日,央行数据显示,9月中国外汇占款余额环比减少1193.95亿元人民币;9月外资机构共增持人民币债券(51亿元)环比下降九成。

  交通银行(601328,股吧)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表示,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进一步扩大,主要是代客结售汇逆差扩大所致,结合之前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减少,表明在人民币连续贬值的情况下,跨境资金流出有逐渐增大的迹象。

  就外部条件来看,持续的贸易摩擦、意大利预算问题、沙美紧张关系,以及对全球经济增长放慢的担忧,导致避险成为市场主导情绪,引美元全线走强。此外,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已连续加息8次,将短期利率从接近零的水平持续上调至2%~2.25%的区间水平。目前而言,美联储今明两年加息的幅度可能超出预期且高出中性利率水平(美联储自身预计2020年将加息至3.4%,长期均衡利率为3%)。

  “大空头”不敢大仓做空

  潘功胜在10月26日的吹风会上喊话人民币空头时说,近些年来,在应对汇率和外汇市场波动的过程中,人民银行、外汇局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政策工具,根据形势的变化采取必要的、有针对性的措施。

  尽管人民币存在贬值,但面对央行的表态以及两年前爆仓的经历,离岸对冲基金等并不敢轻易做空人民币。

  据悉,美国对冲基金CrescatCapital因人民币6月贬值4%而开始盈利,但事实上,该基金在2017年亏损逾20%,其中80%是因做空人民币所致。2017年10月后,人民币强势走升,今年初一度来到6.3以下。

  2015年开始,做空人民币的交易在外资机构中盛行。据外媒报道,2015年夏天,美国对冲基金海曼资本(HaymanCapital)、科里连(CorrienteAdvisors)通过衍生品做空人民币,人民币在“8·11汇改”后一次性贬值,对冲基金也开始盈利。2016年开始,做空盘在离岸市场风头更劲,一度导致人民币两岸汇差急速扩大。

  当时,离岸做空盘一般选择在拆借市场借入离岸人民币从而购汇(即买美元),再通过远期市场结汇获取收益。“简单来说就是先借进来人民币,再买美元,等着它涨,涨到一定程度把它卖掉,这被称为结汇,而结汇本身就是取利。”周浩表示。

  这个逻辑在2017年年初时彻底逆转。首先央行加强了跨境资本流动管理,此外,央行也通过收紧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抬升了资金成本(空头拆借人民币利率上升),空头被迫结汇平仓,空头的踩踏引发了快速去杠杆的发生,造成人民币大涨。

  这也是潘功胜口中的“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

  “对央行来说可能几十亿不是大数目,但对交易员和对冲基金而言都是真金白银,而且出现大幅亏损时必须即时止损。”罗毅表示。

  其实,这种敬畏的心态在外资机构中持续至今。即使今年做空人民币的基金也多在6.7、6.8处平仓或将仓位控制得很小,一方面因为如今离岸市场容量下降,从2014年12月的1万亿元降至6000亿元左右,做空更容易受到隔夜融资成本暴涨的打击;即使是利用外汇期权等衍生品,也伴随着较高的成本。

  央行祭出多样化工具

  今年8月随着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压力的加大,几个曾在2015年、2016年暴打空头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工具重现江湖。

  首先是,8月份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行陆续主动调整了“逆周期系数”。这是自今年1月逆周期因子恢复中性后的重新启用。

  8月6日,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此次重启意在抑制市场过度波动,打击跨境外汇套利。

  事实上,通过外汇数据也不难看出,尽管有波动,但稳定的大局未改变。

  10月25日,外汇局公布外汇收支最新情况显示,前三季度,按美元计价,银行结售汇逆差下降75%。尤其是,10月上旬银行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付款均呈现小幅顺差。截至今年9月,国家外汇储备余额3.08万亿美元。

  至于欧元、美元的走势,仍存变数。嘉盛集团特许市场分析师韦乐(MattWeller)表示,意大利预算问题有望解决,只要英国脱欧不出现巨大冲击,在明年夏季欧洲央行启动加息的预期下,欧元有可能出现一定反弹。
  • 标签:
  • 离岸,空头,人民币
责任编辑: 冯洁 IF161
发表评论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