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
下载 《财界新闻》APP
扫描二维码
下载 《今日财界》APP
社保费率将再次下调 经济学家开出“减税”药方
来源:财界网 2018-09-09 07:51:51
  社保费率的争议可能终于要告一段落。

  近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对社会关注的社保费征收、个税专项附加扣除、创投基金税负等予以明确。会议指出,要落实新修订的个税法配套措施,确保创投基金税负总体不增,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总体不增加企业负担。

  这每一项举措,都深刻关切到百姓的“钱袋子”和企业的发展。

  今年7月下旬,《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出台。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包括基本养老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然而在具体征收政策未出台前,社保费由社保局改为税务局征收的消息对企业造成的影响颇引人关注。

  根据《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显示,目前企业缴纳社保基数完全合规的比例约为27%,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国家统一合规基数缴纳社保来算,73%的企业存在少交情况。

  尽管如此,社保费依然在企业成本支出中占据重要比例。

  人社部数据显示,目前“五险”(养老、医疗、工伤、生育、失业)总费率为39.25%,企业负担为28.25%,个人负担为11%。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解释,目前不少企业按照最低标准给员工缴纳社保费或者调低社保缴费基数的情况,导致了缴费基数不实的问题。改革后征管强度加大,企业负担加重的担忧不无道理。她说,税务部门有每个企业报税的底层数据,通过比对,缴费基数坐实后,如果企业人数不变、社保费率不下降,那么企业的缴费总额可能就会增加。

  此次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目前全国养老金累计结余较多,可以确保按时足额发放,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会议要求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

  全国政协常委、财税专家张连起表示,这是稳定实体经济发展预期的重要举措,相当于给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的信号,就是稳预期、顺民心、得民意,不能让改革给企业负担加重。

  据介绍,作为供给侧改革“降成本”的重要举措之一,我国从2015年起陆续推出的阶段性降低社保费率这一政策,目前失业保险费率已经四连降,但是其他险种却几乎没有下降。因此,如果未来要维持企业负担不增加,相应的缴费率就必须得降低。张盈华预期,最快明年税务启动征收社保费后,降低社保费率的新政也将出台。

  那么,各项社保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后,不同类型、规模的企业所受影响又有何不同?

  多位分析人士指出:劳动密集型的企业、技术创新型企业以及此前通过做小税基和偷逃税费的企业,将面临较大压力。

  张盈华指出,税收征管体制改革后,各地也要灵活处理设置“缓冲区”,给企业一定的“消化”时间。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另一个焦点,就是明确抓紧制定个税法配套举措,进一步为群众减负。具体来说包括要明确6项专项附加扣除的具体范围和标准,让群众应纳税收入在减除基本费用标准的基础上,再享有教育、医疗、养老等多方面附加扣除,确保扣除后的应纳税收入起点明显高于5000元。

  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此前表示,本着便于操作的原则,初步考虑对专项附加扣除设置一定限额或定额标准。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认为,加上专项附加扣除后,实际的“起征点”肯定要超过5000元。“这6项专项扣除,通常每个人也就占到两三项。与目前3500元‘一刀切’的起征点相比,百姓的免税部分还是大大增加的。”

  朱青表示,10月1日起实行新的“起征点”和新税率表后,即使不算上专项附加扣除,百姓也能减轻不小税负的压力,很多人会不纳税或者少纳税。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的精神,就是要让老百姓腰包鼓起来。

  经济学家开出“减税”药方

  姜超:减税相当于增加了企业利润率政府也会从中受益

  海通证券(600837,股吧)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近期研报认为在严格缴纳社保费用的同时,是不是应该考虑从企业增值税、所得税的角度减税,来减轻企业的负担?

  减税相当于增加了企业利润率,企业能赚钱、就会把资金投向更有利润的方向,而从美国来看,科技创新、服务业领域的利润丰厚,如果优秀的企业愿意巨额投入搞研发,那么创新就会成为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动力。

  政府减税也会从中受益。从短期看,减税以后好像政府的钱就少了,但是如果减税能够换来经济长期更好的增长,未来企业的利润更好了、居民的收入更高了,那么将来政府可以有更多的收入。这其实就是经典的拉弗曲线告诉我们的:如果税率过高,政府收入非但不会上升,反而会下降;而如果降低高税率,政府收入非但不会下降,反而可能上升。

  任泽平:减税清费是当前最优选项

  恒大研究院任泽平发表观点称,2016-2017年去产能和去库存基本完成,2018年去杠杆行至中盘、步入稳杠杆,政策重心应逐步转向降成本和补短板,从以前的做减法“三去”转向做加法“一降一补”,这将是未来提升企业和民众信心、决定改革诚意的关键举措,也关系能否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改革成败。

  任泽平认为,中美间的竞争实质是改革的竞争,从政策效率看,结构性改革优于单纯的减税,减税优于基建,基建优于货币放水刺激。

  推动供给侧改革,减税清费降社保是当前的最优选项,将资源从政府转移到居民和企业部门,资源配置效率提高,虽见效慢,但放水养鱼,更可持续更长远,受惠群体更加广泛。

  次优选项是基建,但要增加有效投资,往人口、产业流入的区域增加投资,增加地下管廊等“看不见的投资”,避免消费性的楼堂馆所建设,发挥公共投资的正外部性效应,但由于涉及利益链条及财政投资的挤出效应要慎重行之。

  最差的选项为货币放水刺激,导致产能过剩、债务和杠杆高企,资产价格泡沫,进一步扩大收入分配差距。

  李迅雷:扩消费拉动经济当务之急是减税

  8月31日,中泰证券经济学家李迅雷在2018中国私募基金高峰论坛会上表示,当务之急还是要减税,减税的核心就是国民收入的再分配,在居民部门、政府部门和企业部门三个部门之间有一个合理分配。

  过去中国仅仅是增量经济,增量经济会把很多问题掩盖掉,现在中国经济是存量经济为主导的,很多问题都会爆发出来。如果给企业的所得少了,企业的投资意愿就下降;给居民部门的收入分配少了,居民部门的消费意愿就会下降,这会导致企业的收入增速进一步下降。

  所以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不是一个良性循环,良性循环的前提是企业有投资意愿,居民有比较强的消费意愿。虽然税率下降,但是税率未必会大幅下降,所以当务之急是必须要进行调整、进行改革,只有这样才能够使得中国经济在结构调整当中得到一个良性发展。
  • 标签:
  • 税负,起征点,减税,企业,社保费率
责任编辑: 曹金 IF142
发表评论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