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
下载 《财界新闻》APP
扫描二维码
下载 《今日财界》APP
ofo弹尽粮绝?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催要亿元欠款
来源:财界网 2018-09-03 08:33:35
  ofo真的快弹尽粮绝了吗?

  近日,有知情人士向财经网透露,最近一段时间,ofo拖欠了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人民币欠款,目前,ofo方面正在私下秘密与多家物流供应商谈判解决方案。

  一位接近此次谈判的云鸟物流内部人士向财经网表示,“与ofo的谈判非常吃力它可能真的没钱了,谈判只能慢慢推进”,该人士称,ofo与云鸟物流是合作关系,是云鸟物流的大客户,ofo方面却迟迟拖欠款项,目前已达1.1亿元左右。

  8月29日下午,财经网第一时间分别向ofo创始人戴威、ofo联合创始人薛鼎进行电话求证,截至发稿,二人均未对此事作出任何回应。值得玩味的是,云鸟物流方面也未作出答复。

  此前,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称,ofo与物流公司、生产商、维修厂等之间均有欠款,金额达上亿元,与ofo有合作关系的物流商表示,从2017年9月、10月份开始,ofo的回款速度慢了许多。

  该报道又称,ofo与德邦物流、卓尔集团(卓急送母公司)、传化智联(易货嘀母公司,据了解ofo与易货嘀双方也有欠款)、雷克斯等公司。ofo方面表示:“目前ofo资金状态良好,针对所有供应商均有明确的付款计划,并按照计划执行中。”

  财经网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ofo正经历着来自内外的诸多困境:多次被传收购,资金链断裂、员工离职、供应商催款。在内忧外患的大环境下ofo一步步走到了至暗时刻。

  据财新报道称,截止2017年12月,ofo账面上可供调配的资金仅剩3.5亿元。

  6月1日,有消息称ofo由于资金链紧张,总部已经开始大规模裁员,同时高管层变动剧烈,曾任COO的张严琪离职,由他带领的海外事业部业已解散。

  为进一步补充弹药,自给自足,今年5月下旬,由于难以靠用户的单次骑行获取利润,ofo开始发动员工售卖车身广告,以期从B端寻找到大规模变现的路径。

  根据刊例显示,ofo给出的资源数据为“1500万辆单车、覆盖2.5亿用户”,而品牌定制车身的广告价格为每辆2000元/月,开屏广告价格为100~120元,1000CPM起售。

  除了卖广告,另一方面,ofo取消了全国20个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目前依然可以使用这一服务的仅为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厦门。除上述城市之外,如果用户不购买95元的“福利包”,就需要缴纳199元押金才可使用ofo。

  今年4月,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将摩拜单车纳入囊中后,媒体曝出其挪用押金60亿人民币、拖欠供应商欠款10亿人民币的财务漏洞,也进一步在压垮供应商对ofo的信任。

  很快,舆论焦点视线转移到了ofo的身上,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这家公司被阿里、滴滴收购的传闻一直不断,至今也未坐实,其中原因众说纷纭。

  今年2月初,ofo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换取了阿里巴巴17.7亿元的借款;3月中旬,ofo称以股权+债权的方式,获得阿里领投、蚂蚁金服等跟投的E2-1轮8.66亿美元(约55亿元人民币)融资,其中包含了之前的借款。

  另据相关媒体报道,戴威拒绝了滴滴方面的潜在收购要约,并号召公司员工“战斗到底”。程维对ofo的预期买入价格只有美团收购摩拜27亿美金的一半。

  时下,来自多方面的压力与困境、甚至是生死抉择,正在向戴威和他的ofo团队逼来。
  • 标签:
  • ofo,云鸟,德邦,供应商,欠款
责任编辑: 冯洁 IF161
发表评论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