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三把火” 烧到谁烧到哪里

来源: 财界网整理2017-06-19 08:07:15
  垃圾股批量退市脚步临近

  2012年,一元退市法则首次写入A股退市制度。当年,深交所、上交所重新修订退市制度,首次引入了“1元退市标准”的表述“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1元的,其股票应终止上市”。这是A股退市制度顶层设计理念十分先进的体现,它将A股“退市决定权”无条件地赋予投资者,但因A股投资者拒绝“用脚投票”,使得一元退市法则成为摆设,创设五年来从未发挥任何功效。

  现实中,一个十分矛盾而尴尬的现象是:A股投资者一边抱怨、指责垃圾股“死不退市”,另一边他们却十分迷恋、偏好垃圾股,并盲目参与垃圾股的暴炒与赌博。谁敢让A股跌破一元,他们决不答应,除非监管层已经判定某只垃圾股“终止上市”,否则,他们就会奋不顾身地扑抢“廉价”垃圾股,因此,不要说“毛股”,就是1元股,A股市场上也很难见到,每年A股上市公司亏损面都维持在15%左右,但垃圾股反而成了紧俏品、稀缺物、抢手货,这不是笑话,这是活生生的现实。即便上证综指从5000点之上跌至3000点之下,目前A股市场也仅有4只1元股。为什么?投资者不让、也不愿“用脚投票”!

  不过,背后的原因、更深层的原因,则来自IPO体制的僵化与高门槛。因为“上市难”,所以“退市更难”。由于IPO行政审批制不仅门槛高、程序冗长,而且排队等待时间一般需要两、三年,IPO时间成本与被否成本十分昂贵,如果偶遇倒霉的“暂停IPO”,则企业就会仅剩半条命。因此,当IPO变成“鬼门关”时,许多企业就不再排队IPO,而是直接去A股二级市场抢购垃圾股,通过反向并购、定向增发的手法,“花别人的钱、买别人的壳”,最终实现买壳上市、股民买单之目的。

  这究竟是股民玩垃圾股,还是垃圾股玩股民?答案已不重要,但垃圾股确实成为了抢手货,因为股民、机构与皮包公司联手,就是不允许垃圾股退市!

  垃圾股“死不退市”,严重扭曲了股价信号,严重破坏了股市优胜劣汰的资源配置功能。我们必须从问题的根源(源头)来彻底解决这一绝症、难题。退市更难,就是因为“上市难”。只有从制度根源上解决了“上市难”,才能让垃圾股体面的、批量的退市。

  正因如此,注册制改革成为中央决定、人大决策的一项重大布署。监管层也开始反思、反省,并首次将IPO节奏与股指涨跌切割开来,不再关闭A股一级市场,打开IPO大门,封堵买壳后门,成为必然的政策取向。我们不仅要让IPO常态化,而且还要让IPO标准更多元、更包容,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提高IPO效率,让IPO身价暴跌,并让更多企业分享IPO机会,让投资者拿到更加廉价的IPO筹码。更为重要的是,因为“上市易”,所以买壳、借壳、炒壳、赌壳的游戏将无人问津、无法生存。到那时,垃圾股的壳资源将分文不值,其股价将有尊严地回归地板,并最终被1元退市法则驱逐出市场。这是一种市场化的退市标准。

  众所周知,美国股市很早就创设了“一美元退市”法则,从纽约证交所到NASDAQ市场都是如此。美国股市十年期间有近万家公司退市,你敢相信吗?这就是一个包容而开放的国际股市,它包容“泥沙俱下”,它宽容“大进大出”。你不敢要的百度,它要;你不敢要的阿里巴巴,它要!京东更是直截了当:亏损上市,它在美国上市三年后才开始有盈利。正是如此包容、开放的大市场,它才孕育出了世界一流的伟大企业,例如,IBM、微软、戴尔、因特尔、谷歌、苹果等。

  “大进”必然导致“大出”,这是大浪淘沙、新陈代谢的自然规律。20世纪90年中期是美国股市IPO扩容的最颠峰时期,那时每年都有上千家公司IPO,当然,也有数百家公司退市。直至1997年底,美国三大股市的上市公司数接近9000家,创下历史最高记录。随后IPO数量开始快速回落,而退市公司数则快速增长,出现了“反转”现象:即每年的退市公司数超过当年的IPO数量。这样的格局一直延续至20年后的今天,目前美股上市公司数只有6300多家,远低于20年前的上市公司数(近9000家)。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从1995年至2005年的十年间,将近一万家公司从美国三大股市退市,其中,将近5000家是主动退市,其余4000多家则是强制退市。不过,在强制退市中,约有2000多家公司是被投资者“用脚投票”赶出市场的,这就是“一美元退市法则”的市场功效。

  其间,年度退市公司数量最多的是1998年和1999年,这两年的退市公司数都超过了1000家,不过,其中有相当部分是“主动退市”。1998年和1999年纽约证交所主动退市的公司数分别为180家和204家,强制退市则分别为29家和50家;这两年NASDAQ主动退市的公司数分别为280家和433家,而强制退市则分别为489家和440家。很显然,纽约证交所主动退市占多数,而NASDAQ则是强制退市占多数。无论如何,如此“大进大出”,确实不可思议,但当时既没有人抗议,更没有人跳楼。

  总而言之,只有“上市易”,才能“退市更易”;只有“大进”,才可能“大出”。优胜劣汰、大浪淘沙是股市不变的法则。“买者自负”与“卖者有责”同等重要,但上市公司并非“不死鸟”,也不是“常青藤”,但它们是公众公司,投资者有权自主决定“用手投票”,或是“用脚投票”。

  当新股中签率从万分之一拉升至1%或10%时,当新股上市首日出现“破发”时,这一定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这也将是IPO节奏放缓的必要条件。

  与此同时,当大多数投资者对垃圾股学会“用脚投票”时,A股市场就会出现数百只“1元股”,垃圾股批量退市就会变成现实,到那时,“1元退市法则”将会大显身手。当然,这也是A股投资者成熟的最重要标志之一。

  兜底增持应者是谁

  截至14日晚间,共有11家上市公司披露了员工兜底增持的结果,整体来看,一半的公司增持人数不到员工总数的1%。其中,4家公司的增持人数为个位数,“长城系”两家公司共只有3人响应增持。

  “亏了算我、赚了算你”的兜底式增持倡议再次彰显了老板和员工之间的尴尬。

  兜底增持之风在2015年、2016年曾经刮过两次,多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董事长号召员工增持自家股份,但应者寥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次A股的兜底增持再陷“空城计”。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首先,兜底增持本身存在投资悖论。惯常的逻辑是,若真心看好某只股票,可悄然低位买入,不至于在股价被推高时再去建仓。

  以这波兜底增持的龙头股安居宝来说,该公司于6月5日午间公告董事长倡议书,随后公司股价在6月5日至7日连续三日涨停。而公司员工的增持期限恰好为6月5日至6月7日期间,持股周期需在12个月以上并是公司在职员工。

  安居宝董事长在兜底增持倡议书中认为,“公司股票投资价值已经凸显”。增持期结束后,董事长还发布了对公司部分主营业务的良好预期,彰显对公司未来两年业绩大幅回升的信心。

  此举并未迎来员工抢购公司股票的盛况,最终安居宝有21名员工增持了安居宝股票,仅占公司总人数的1%。

  这一局面倒是被二级市场活跃的游资所利用。龙虎榜数据显示,6月6日至6月9日四个交易日中,安居宝三次上榜。其中,6月6日,中投证券广州体育东路营业部斥资3840.69万元买入安居宝,抢占买入榜首席。然而次日,该营业部即上演“一日游”,卖出金额达4287.89万元,登上卖方第一位。

  6月7日,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天津霞光道营业部接力买入席老大,当天共买入安居宝1878.11万元。至6月9日,该营业部再次出现在卖方首席,共卖出安居宝640.06万元。

  在发布增持倡议书后,同样登上龙虎榜的还有智慧松德,该公司有12名员工增持公司股份,占员工总数的3%,增持总金额为41.72万元。

  其次,从员工的实际情况来看,兜底增持沦为“纸上谈兵”是必然。据部分公司透露的员工薪资情况,奋达科技员工总数5277名,平均薪酬仅为6万元/年,一线生产人员占八成多;智慧松德母公司及全资子公司现有员工总数390人,2016年度员工平均薪酬水平约6.92万元;乐金健康母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现有员工总数1845人,员工平均薪酬水平约为5.93万元/年;星辉娱乐截至2017年4月员工总数为3808名,平均月薪为5429.9元。

  受制于薪资水平,不少员工可能并没有资产配置需求,对不少员工来说,即使买一手股票也可能占用其月收入的相当一部分资金,但这些资金对于公司股价的提振作用却是杯水车薪。

  基于这些原因,员工们还可能觉得老板动机不纯,自然也就投鼠忌器。比如,兜底增持到底是不是公司实控人或控股股东为避免质押股份爆仓的“自救”之举?

  在本轮兜底增持潮中,不少公司的实控人或控股股东都质押了相当比例的股份。比如,喊出“保底收益不低于10%”的骅威文化实控人郭祥彬持有公司股份2.31亿股,其中质押股份数累计2.08亿股,占比89.78%。因实控人施卫东遭遇平仓风险而被迫停牌的*ST德力近期也号召员工及其上下游供应商销售商增持,停牌期间,施卫东4次补充质押,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持股总量的72.33%。

  关于兜底增持的种种争议难以平息,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并无法律明文规定兜底增持属违规行为,监管层也绝无禁止兜底增持的意思,只是规范相关信披流程。比如深交所日前发布了兜底增持九点规范,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增持主体、增持期限、兜底条款等具体内容;披露倡议人补偿员工持股亏损的具体实施细则;披露员工购买公司股票的资金来源以及取得相关股份的表决权归属等。

  “外资”会看中哪些A股

  很多人现在很好奇,如果6月A股能如愿被纳入MSCI全球新兴市场指数,“外来的和尚”究竟会青睐哪些中国的上市公司?这个问题,可以从目前QFII的重仓股、增仓股和最新调研情况等一看究竟。

  截止2017年一季度,QFII持仓的前十大个股分别是上海机场(600009,股吧)、重庆啤酒(600132,股吧)、水井坊(600779,股吧)、五粮液、海螺水泥(600585,股吧)、苏泊尔、贵州茅台(600519,股吧)、白云机场(600004,股吧)、威孚高科(000581,股吧)和洋河股份(002304,股吧)。简单从这个排名看,QFII似乎还是和国内机构“味口”差不多,一半都是酒类股,特别是茅台和五粮液。但是从动态情况看,似乎又有些不同,在上述十大个股中,恰恰是这几只酒类股是被QFII减持的对象,增持得最多的却是两只机场股。这里面,有酒类股短期涨幅过大获利筹码兑现的可能性,但水井坊(600779,股吧)和五粮液被减持得最多,可能也不是单纯的筹码兑现这么简单,毕竟涨幅最大的是贵州茅台(600519,股吧)。

  当然,按QFII一贯的投资思维,重仓股未必是其认为最有潜力的企业,很多只是压箱底的必备货。我们再看看今年一季度QFII的增仓股,这是“新欢”,更有说服力。数据显示,有48家公司为QFII一季度新进,17家公司同期获得QFII增持,特别是长安汽车(000625,股吧)、万华化学、信维通信、益佰制药(600594,股吧)等公司一季度QFII累计新进股份数量均超过千万股。从增持方面看,海螺水泥(600585,股吧)、海能达、歌尔股份等为QFII增持力度最大的公司。从这个新进与增持的公司名单看,QFII的投资喜好很分散,几乎覆盖了所有景气度不错的行业。特别是建材、大消费和一些前沿科技股被纳入新买入名单,则可以看出QFII对A股的深度挖掘。

  我们再从最新海外机构调研的情况来看,一般来说被调研的公司都是潜在的买入对象。统计数据显示,最近一个月有7家公司被海外机构调研,它们分别是鞍钢股份(000898,股吧)、美的集团、海康威视、伊利股份、长江电力(600900,股吧)、云南白药(000538,股吧)和大北农,其中鞍钢股份(000898,股吧)、美的集团和海康威视接待海外机构分别达到36家、27家和25家。从这些被调研的公司不难看出,“漂亮50”还是有不错的海外基础的,美的集团、海康威视和伊利股份都是最近的大牛股,是“漂亮50”的典范。
责任编辑: 杨 鑫 IF109
  • 拿起手机 扫一扫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博

  •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财界网官方微信

    获得更多深度财经资讯

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财界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相关新闻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非财界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热文排行
  • 财经
  • 股票
  • 理财
  • 综合

财界网广告服务中心

广告热线:400-898-3001